学校主页   |   本站首页   |   校报在线   |   理论学习   |   宣传统战  
  旧版回顾   |   新闻写作   |   关于本站   |   在线投稿  
[字号: ]

“村官”张玲:我很快乐

投稿日期:2011年4月20日 0:00    发布日期:2011年04月20日 00:00  浏览次数:

  在今年首届“道德模范-新都好人”颁奖晚会上,我校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教师孙鸿玲与2007届校友张玲共同荣获“道德模范·新都好人”提名奖。作为一名毕业4年的女大学生村官,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领奖台的?4月8日,记者走进斑竹园镇采访了张玲。

社区里的“娃娃头”
  如果要问张玲,当大学生村干部最让她感动的是什么,她会不假思索地说:“看见留守孩子的纯真笑脸。”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的张玲,2007年参加了成都市新都区“一村(社区)一名大学生”计划, 经过公开选聘,成为了斑竹园镇斑竹园社区团支部书记。
  刚来斑竹园社区,细心的张玲发现了一个问题:近些年,社区外出务工人员增加,把孩子留给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,孩子们得到的亲情照料太少,必须要有一个相应的机构来帮助留守儿童。
  做了20多年社区工作的书记胡开华,也一直为留守儿童问题伤脑筋。正好,张玲这个年轻人来了,这事就交给她了。
  建设未成年人工作站,首先得布置活动室。刚来社区时,社区资金很紧张。要节约成本,又要将活动室布置好,张玲可没少花功夫。
  现在一进社区的未成年人工作室,活泼、温馨的活动室便吸引了来者的目光。墙上大大的向日葵是张玲亲手贴上去的。“向日葵寓意升起的太阳,希望孩子们都能够在阳光般的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。”张玲说。
  活动室建成了,接下来的工作又怎么开展呢?张玲想出了很多办法:和孩子们游戏,组织孩子们看书、学习。
  但一段时间后,她发现效果并不明显。“刚开始时,我觉得很简单,只是陪他们玩玩游戏就行了。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,留守儿童、家庭困难儿童有很大的心理问题,并不是游戏能解决得了的。”张玲说。
  “要想让他们快乐,首要解决是他们的心理问题,要跟他们交流,让他们自己悟出一些道理。”于是她开始探寻更好的方案:建立留守儿童、单亲、贫困家庭子女、“问题娃娃”详细档案资料;不定期进行家访,和孩子家长进行交流;以未成年人工作站为基地,吸引孩子们参加课外活动;开展各式各样的感恩活动,法制讲座等等,有时还请专门的老师为他们做心理辅导。
  汶川地震一周年,张玲组织开展“铭记感恩”社区活动。“可怕的地震,在顷刻间,吞噬了美丽的城市;在黑暗中,在绝望中,不要害怕,你们有我……”当孩子们饱含深情的朗诵着诗,表达自己对灾区的祝愿时,台下的家长听得眼泪哗哗地流。站在一旁的张玲却笑了:孩子们感受到了爱的无私,懂得了感恩。
  社区有一位叫袁振的小学六年级学生(化名),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。父母离异后,他跟着父亲生活。父亲失业后,又生了一场大病,家境困难。袁振变得压抑、孤僻。张玲了解情况后,每次开展活动时,都会特意去邀请袁振来参加,还主动去他家拜访。她感觉到,要想真正改变袁振的境况,关键要改变他家的境况。通过与同事们的共同努力,社区为袁振的父亲筹集了医疗费用,还提供了一份工作。在张玲的悉心帮助下,袁振的性格渐渐开朗,学习成绩进步到了全班中上水平,还变得懂礼貌了。
  张玲被社区孩子们都叫做“知心姐姐”,社区的居民们称她为“娃娃头”。有人问:“为孩子们这么累值得么?”张玲说:“值!只要孩子们快乐就好。”


我热爱这份事业
  经过一段时间工作,张玲意识到:文化是社区的灵魂,能够凝聚人心,只有文化搞起来了,社区才有活力。
  来社区工作,张玲为社区文化活动出了不少力。“竹园情深金秋情”、“党的光辉照我心”等文化主题活动,张玲都积极参与其中,想点子,做主持,把活动办有声有色。成功地组织了好几场大型的活动后,社区的干部们便都对这个刚来的“小娃娃”刮目相看了。
  去年,成都市全面开展场镇改造工作,斑竹园镇是这次活动的改造重点。平时茶余饭后,居民碰见张玲,就说,小张啊,我们真的很不想拆,都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了,也不晓得拆迁这个补贴到底合不合理。
  要让居民心甘情愿地搬出自家的老房子,实现旧城改造,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。张玲便查资料,看别的乡镇有关的案例,询问专家。搞明白拆迁的政策、赔偿办法后,给居民们讲解政策,分析改造的好处,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,直到居民们理解并支持搬迁。
  在基层为人民服务,最高兴的是能够得到社区居民的认可和家人的支持。
  做大学生村官已经四年了。一提起张玲,社区的居民都竖起了大拇指,说这个女孩不错,工作做得好,人缘也很好。张玲偶尔在街上散步,居民们见到了,就喊“小张来家坐坐吧。”有时居民塞给她几颗青菜、几个萝卜。张玲也把社区的长辈们当成叔叔阿姨,长辈们对张玲也像“对自家的孩子一样”。
  当初,一听说张玲要去当村官,同学们都很不理解,都问她,到底是怎么想的。 “当个村官也那么幸福。”现在很多同学反而羡慕起了张玲。
  当村官,家人是张玲的坚强后盾。“一开始他们就很支持,特别是我的丈夫。他们都希望我在这个岗位做出一点成绩来。”张玲说。
  张玲的丈夫在成都工作,她在新都,两人相隔异地,但丈夫经常来看她,时不时给张玲带点小东西,制造点小惊喜。社区搞活动,丈夫也经常过来帮忙。“现在社区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了。” 张玲幸福地说。
  现在,张玲除了社区“两委”日常管理工作外,张玲还要负责宣传、会计、“旧城改造”资料整理等方面的工作。
  “工作四年多,从‘大学生‘到‘村官’,从‘城区’到‘农村’,变换是身份,变换的时空,唯一不变的对村官这份事业的执着。在这个过程中,虽有很多困难,但我很快乐,因为热爱这份事业。”张玲说。

采访后记

  采访张玲的那天,天下着蒙蒙雨,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斑竹园社区,见到张玲,一种亲近感扑面而来,一下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。
  采访刚开始,她就跟我们谈起了大学生活,问起了学校的现状。她说:“学校大了,以前逛校园,一会就走完了,现在学校可大了,要走好久呀!”
  当上村官的四年里,张玲总是抽空回学校,逛逛正因小区,找找还在学校的同学吃饭;坐在学校的阶梯教室去学习一会。看着在教室里刻苦学习的学弟学妹,张玲觉得,学校是她最留念的地方。
  说起来,她还是我们的“同行”。大学期间,她是广播站的学生记者,很喜欢写新闻稿。想起那时写稿子的场景,她开心的笑着说:“那时想写稿子,不晓得怎么去采访,也不敢去问,现在想起来觉得有点好玩。”
  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,张玲报了一个石油类的专业,但后来却被调剂到了法学。她高中是学理科的,对法学不是很喜欢,通过慢慢地学习,她却喜欢上了这个专业,每年都能拿奖学金。
  说到找工作,她说,给自己的定位最重要,不论选择什么职业,都要了解自己,要根据自己的性格兴趣。刚出大学校门的学生,都觉得自己头上戴着光环,但进入社会了一切都归零。
  做有意义的事,是张玲当村官四年的最大的感触。胸怀是无止的,付出是无止的,回报也是无止的,张玲觉得付出是最快乐的。
  谈到最初的梦想,张玲说,她想当一个画家。现在,虽然她的画家梦没有实现,但她用自己的双手在基层,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,描绘着为人民服务的美丽图画。(徐春兰 潘迪 刘一儒)

(原载《西南石油大学校报》2011年4月15日第二版)

来源:宣传部 审 核:曹正 编 辑: 曹正
版权所有 © 西南石油大学新闻中心 2011    如需转载 请注明“文字及图片来源于西南石油大学新闻中心”字样
建议使用IE7.0以上版本以取得最佳浏览效果